她暂时没有力气开口。

    长公主瞅见她这样子。

    美人敛眸,长睫轻颤,湿发如墨更衬得人脸色苍白,巴掌大的脸上全是倔强…..

    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她带着怒气的指尖当时就是一顿。

    片刻后理智回笼,长公主当时就嚯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厮多无辜啊?

    显得还挺可怜?

    不知道还以为这人跟刚才扑她身上打的那位是俩人呢!

    冷瓷调整状态,缓缓抬眸,声音却难掩懒散无力,“有什么后果?无非就是,我去太后娘娘那里告你一状,你说呢?"

    闻言,酆颜当时身子便愣了愣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压抑情绪瞬间填满了她的心口。

    --当然不能让母后知道。

    不能让母后知道她又和人动手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她还是硬着头皮逞强道,“呵,你以为,母后竟然会向着你不成?"

    冷瓷神色淡淡,“是你先动手的。你不想让太后娘娘知道你无礼在先,动手在后。毕竟十几年前,就是你……"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"长公主的表情几乎是惊恐的,"你都知道什么?!你怎么可能知道?!”

    冷瓷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长公主情绪根本再也藏不住,已然失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