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花小说>玄幻>【柳赵】远道不可思 > 九 恨别明月
    九?恨别明月

    万千星辰自虚空陨坠,恰有一枚落在少侠跟前。他躲闪不及,只能下意识举起武器抵挡。爆炸的巨响渐渐平息,少侠诧然发现自己身上仅仅多出几道擦伤,放着不管,最多三五日也就痊愈了。再定睛一看,他发现流转的辉光笼罩着自己,是一道内力铸就的屏障。方才便是此盾为他挡去伤害,月华如洗,剑意凝成的游龙行于盾上,想必是掌门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仓促回头,少侠想要向赵思青道一声谢,却被一旁的柳星闻冷声打断:“废话可以留到事了再说。临阵岂容闲话?你未免太不将对手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话虽不好听,想想也是这个道理。少侠打消念头,专注攻击柳沧海的巨大法相,试图从中寻出破绽找到他的真身。柳星闻却悄悄走到赵思青旁侧,低声询问:“你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旁人可能没有注意,他却时时刻刻留意着赵思青的情况。赵思青所出每剑皆带决绝之意,招式之间更是时有凝滞,倒似强行催动内力而战,长此以往,定会损其根本。他实在放心不下,于是特地赶过来问一声。

    赵思青顿了顿,并不正面回答他:“我在吟风崖下给你留了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愿意,回去之后取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若还猜不到他什么意思,自己未免就太过蠢笨了。柳星闻怒从心起,但大敌在前,只得暂且按捺火气。他思量再三,无数话递到嘴边,最后只剩一句:“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幻境瞬息万变。柳沧海法相隐入虚空,同时召来无数分身掠阵。作为镜天之主,他的幻术登峰造极,令人难辨真妄。若以寻常武学应对,着实事倍功半。赵思青抬眸与柳星闻目光相接,不消多说,柳星闻心领神会,星剑引来锋锐星芒,顷刻便破除诸般幻象。

    法相坠地,众人乘势追击,柳星闻瞥见赵思青似乎站立不稳,在风中晃了一晃。他想追过去,可刚迈出一步,柳沧海便已恢复过来。法相手臂高抬,湮灭之力在掌心汇聚。此式绝非寻常,众人见之,心中俱是一沉,暗道一声不妙。

    这般威压,非无双之力不可抵挡。赵思青心头一凛:“诸位请到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剑意纵横月华垂照,众人合力维持屏障,但护盾仍被击碎,落下满地月痕。未尽剑意蛇行于地,赵思青再忍耐不住,咳出一口鲜血。拄着枯木支撑身体,他艰难道:“躲开剑气!”

    少侠离剑气近了些,有些头脑晕眩,不仅胸腔中突突直跳,就连神思也昏晦起来。这感觉同之前龙吟动乱他于夜间被引诱前往葬锋池时一模一样:“是三绝剑?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严重至此。

    少侠忽地记起来,在离开谪仙岛之前,他偶然听到夏赵二人谈话。当时夏长淮对赵思青说的话在他脑海中重新响起:“……之前在八门地宫,阵法和里面的须臾草引动你体内的三绝剑气,一直未能平复。三绝剑的反噬会使内息运转凝滞不通,强行运动必使血脉逆行,轻则经脉俱废,重则……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重则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赵思青再度起盾,莹然月光照彻长夜:“正是三绝剑气,所以……咳……万不可碰触。”

    柳星闻猛地抬头瞪他。他拉住赵思青,却又不敢过分用力,只能轻轻握着他的手,将手指抚于脉门之上。柳星闻这才发现他血液逆流经脉将绝,早已命在旦夕,此前不过强自支撑,以性命换得动用武力。如同一棵大树为人荫蔽风雨,树干却早被虫虱蛀得中空,只消谁来吹一口气,便要拦腰折断。

    第二道护盾碎裂,众人再度挪步。每个人都拼尽全力维持着,可升起的屏障上流转的月华终究是更加黯淡了。少侠一瞬息想过无数办法,却又将自己的想法一一否决。若无月光护盾,只怕所有人都要丧生于此。在场虽无一人求生吝死,可是无谓牺牲全无意义。劝说赵思青停手,后果不过是齐齐罹难,而柳沧海逍遥法外罢了。